首页>>猫先生体育官方

广州跑腿行业大起底 可帮忙排队购物送货

  广州跑腿行业大起底 可帮忙排队购物送货专题撰文 时报记者 蔡民 见习记者 熊佳焰 实习生 雷东博 马乔桀 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何建

  在繁忙的大都市生活,看病、取钱、购物大小事都需要费时排队,“跑腿”公司因应而生。

  但这一新兴行业并未如创办者预期般红火,目前广州的“跑腿公司”不超过10家,除经过工商部门注册的“小二跑腿”仍在勉强维持运营外,其余大多“倒闭”了。记者调查发现,跑腿行业的发展面临着诸多困难,如招全职员工不易、收费标准难以规范、经营范围模糊不清、“跑腿”二字无法注册、客源拓展困难等,很多公司因为难以为继转而去开展代购业务或低价帮人送快递。

  据了解,广州的“跑腿公司”大多未曾在工商部门注册,一般仅靠在网上宣传,通过网络、打电话等方式接单,许多因经营不善已经倒闭。其中,“小二跑腿”曾被多个媒体报道,知名度较高,今年初已经过工商部门注册,经营较规范,拥有一定的客源,但生意仍然不够红火。而其他如小飞侠跑腿服务公司、牛牛跑腿、淡蓝跑腿服务中心、即刻易跑腿服务公司等均已停止营业,位于广州大道南的“跑腿公司”则靠几名大学生暑假兼职。

  据“小二跑腿”的老板曾晓林介绍,公司客源多为年轻人和中年人,老年客户特别少。开张以来,他们只接过两单老年人委托的跑腿事,一次是帮人送汤煲,一次是帮人送午餐。曾晓林承认,目前公司算不赔不赚,只能勉强维持日常营运。“小二跑腿”位于天河区广利路一处民宅,月租2000多元虽然不高,曾晓林仍打算换地方,以节约开支。他告诉记者,客源少是个大问题,如果只是纯粹开展跑腿业务,利润很低,平均一个月纯利润能达到一两千元已经很不容易。今年2月份公司纯收入5000元左右,已是开张以来的最高峰值。曾晓林称,现在公司主要靠开展代购业务维持,主要是针对个人,企业极少。代购比单纯跑腿服务的利润较高,还能积累各个行业的客户资源和信息资源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广州的跑腿生意并不好做,很多跑腿公司都因生意冷清而“倒闭”。记者在网上查询到即刻易跑腿服务公司位于多宝路78号三楼,循址而去却没找到,住在这里的居民也不清楚。记者只能通过网上登记的手机号码找到经营人章先生,他告诉记者,2006年他与4个朋友合伙租了三楼一处旧宅,用作公司的临时地址,但因生意太少,没过几个月就“收档”不干了。章先生说,跑腿这行要赚大钱很难,做做兼职还可以,他不会考虑将它列为正式职业。另一家“小熊跑腿”的詹老板也称,他们现在只能靠固定的企业客源维持收入,个人跑腿的业务太少,索性转向帮企业做物流这一块了。

  20岁的陈勇平来自汕头,在中大就读国际贸易,今年大二。6月中旬,小陈趁着暑期空档,在酷多网开了个网页,办起了“跑腿公司”。小陈说,他之前听说上海有跑腿公司,又想在暑假做做兼职,便想到在跑腿行业“试一下水”。小陈告诉记者,虽然网页上写着“跑腿公司”,但并未在工商部门注册,纯属玩票性质。

  小陈和几个高中老乡在广州大道南的翠馨华庭合租了一处房子,平时靠电话接单,活多了就让几个老乡帮忙。小陈说,两个月来,有时一天几单活,有时几天也没一单,接到最多的活就是送货,“因为客人要求包裹不能打开,我们一般是上门拿货,将客户住址、姓名等记录下来,等货送到了再把信息删除。”记者问他,怕不怕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送一些违法物品,小陈坦称并未考虑过这点,以后接单得会注意保留客户资料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干了两个月,小陈说,他感觉跑腿这行好玩却很累。“因为我们是24小时服务,有时早上5点多就得起床去送货。”记者问他,以后毕业会否考虑开个真正的跑腿公司,他表示,真正注册经营公司困难很大,还是做兼职更轻松。

  小熊跑腿公司设在东圃,在网上登记的固定电话已被取消,记者几经周折才联系到公司老板詹先生。他说:“私人业务跟家政服务差不多,太繁琐,又太少,我们不做了”。詹先生告诉记者,虽然公司写着“跑腿”二字,但公司客户都集中在企业,主要是通过帮广州市的企业运输货物来维持公司运营,有点类似物流。小熊跑腿公司大约12名员工,分布在几个区,就近接单。据悉,小熊跑腿运货费用比快递低30%,广州较近区域可以保证当天送达。

  跑腿公司职员流动性很大,往往做过一阵便选择退出,据粗略统计,全市专职从事跑腿的人员不超过50人。“小二跑腿”现有的5名全职员工,除老板夫妇外,其余3人都是新来的。

  曾晓林说,员工待遇方面,包吃包住,底薪一千元,按业务量提成30%,每人配备一辆1000多元的进口单车,但很多人因为受不了半夜起床干活、工作时间不规律,纷纷辞职。

  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,根据规定,企业注册名称必须体现企业的主要经营范围,“跑腿”并不在国家认定的新行业范围内,工商机关不能对“跑腿公司”这一名称进行注册,但可以注册为“家政”、“商务服务”、“快递公司”等,依照“法无明文不禁”的原则,只要跑腿公司依法经营,工商部门便不会强行关闭。

  曾晓林说,他先是做了一年半的“地下跑腿”(即无店铺,未经工商注册,只靠在各论坛发帖宣传),去年8月才开始租铺经营,今年2月拿到工商局的营业执照。当初他想注册的是“跑腿”公司,结果却只能注册成“广州小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”,营业范围包括商品信息咨询、企业管理信息咨询、财务咨询、代订火车票、飞机票、人力搬运、清洁、设计发布代理国内外各种广告、贸易经纪和代理。但“小二跑腿”经营的范围却比规定范围多了许多,各种没有在规定营业范围内的生活杂事都可以受理。

  因经营范围广泛,接单难易程度不同,跑腿公司往往没有固定的收费标准,各公司之间标准也不统一。小二跑腿每小时收费8~15元,曾晓林说,这是参照广州小时工的标准定的。跑腿行业收费标准太难统一,为追求利润最大化,他会先让客户定价,可以接受就接单,如果太低就给客户算清各种费用,双方协定最后价格。小陈的收费标准则是白天服务费20元/小时,夜间贵一些,但也没有具体标准,还会考虑路程远近、辛苦程度等因素。

  代购业务方面收费差别更大,如甘肃某跑腿公司打出0.2元/次的低价,有的干脆是免费跑腿,通过商家分红。曾晓林却不认同这样做,“从商家那里拿回扣不如直接跟消费者提,这样会影响以后的生意。”

  门槛太低、竞争激烈、技术含量低等都是跑腿行业的先天不足,再加上一些同行诚信缺失,使人们对这个行业且喜且惧。曾晓林告诉记者,跑腿公司的客户很多都是熟客,接的活越多,做得越久,老客户的信任感也会不断提升。

  小二跑腿招聘员工有个硬性条件:一定要会讲粤语。曾晓林告诉记者,招聘员工首要条件是在广州生活过几年,熟悉交通,普通话粤语都精通。“员工若是外地口音,客户容易产生不信任感,尤其是第一次找人跑腿的客户戒心较强。”

  跑腿公司的业务范围不可谓不广,代购物、送花、陪护、导游、排队占座、收发单据、代办业务、发传单、托管宠物、临时翻译、兼职促销等包罗万象,总之一句话“您动嘴,我跑腿”,当然跑腿的事情要合情合理合法。曾晓林说:“我们是一家运输公司、搬家公司、家政公司、中介公司,凡是他们不做的散活儿、小活儿我们全做”。

  曾晓林告诉记者,前几个月一名四川来的中年男客户要求找个“广州一日游”的导游,正好有名年轻女子应聘兼职导游,于是“小二跑腿”便将兼职员工介绍给客户,由他们自行安排。记者提出质疑,中途若出现非法服务,“小二跑腿”是否也应担责,曾却表示,他只管介绍,若真的发生问题公司不会承担任何责任。

  记者发现,在各种杂七杂八的跑腿服务中,到医院帮人排队挂号最受广州市民青睐。据曾晓林介绍,自去年8月公司开张以来,他们接到最多的活就是到医院帮排队挂号,而且其中八成都是年轻客户,“年轻人白天要上班,最花不起时间等,我们会帮客人挂好号、排好队,提前半小时通知客户前来看诊,有时为了挂专家号,半夜两三点就得爬起来。”

  很多广东省内其他市县或省外的客户也会打电话来要求帮挂号排队。跑腿公司的员工讲了这样一个故事,他们帮人去医院挂号,前面有名患者为了挂号连夜从东莞赶来,还在广州住了一夜,“在广州随便住一夜也要一百多,如果找我们,50元就搞定了。”

  曾晓林的妻子告诉记者,住在番禺锦绣生态园的老外很多来自土耳其、伊朗,会英语不会中文,对广州的交通环境不熟悉,便喜欢找她帮忙。“他们最不适应的就是饮食,祈福新村对面有家超市专门经营国外食品、调料,老外来找,我都会带他们去那家超市,帮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食物。”

  有一次,一名英国友人的不到一岁的儿子病了,祈福医院的医生却不会英语,他比划了半天医生也不明白症状是什么。后来,老外找到曾太太,才让儿子顺利地看完病。“像这些服务,一小时只要10~15元,比找个翻译便宜多了。”

  阿豪上个月才进“小二跑腿”。几天前的一晚,一名住在广园路云苑新村的客户致电说想吃烧鸡,要“小二”到三元里的易初莲花超市买两只“烧春鸡”迅速送去。“送过去时都快10点了”,阿豪说,结束任务后他搭夜班车回到体育西路的公司宿舍,“干那单活只赚了30多块钱。”

  阿豪说,跑腿这行很辛苦,就是个体力活,时间也很难掌握。有时深更半夜接到客户电话也得起来跑腿,只能趁闲暇的空档打个盹。

  一天半夜,一个客户打电话到小二公司,说自己身在深圳,妻子一人在家感冒发烧。他内心很焦急,却因公事在身无法马上回家,要求“小二”马上到药店买好感冒通、板蓝根等感冒药物送到妻子手中。

  5月10日,小二公司接到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电话,要求在两天后的护士节,给广州各大医院的护理部送上一篮鲜花作为节日祝福。

  “接单后,我们专门租了一辆大货车,一天不停地往各大医院跑腿,终于在傍晚时顺利将几十篮鲜花及时送到了各指定地点。”

  还有一次,有个家住番禺的中年单身男住户要去日本出差一个月,家中饲养的两只巴西乌龟无人照管,便送到“小二跑腿”要求代为照顾。小二每天换水一次,并定时给乌龟喂食。

  跑腿公司是民间叫法,对于这类公司到底该如何归类,收费又要如何监管,怎么才能把它们同“黄牛党”、“调查公司”、“私人侦探”区分开,记者咨询了广州市明镜律师事务所。

  刘律师表明,跑腿公司代购火车票这种行为,只要是以盈利为目的,就存在炒作的嫌疑,这种代买票加价出售的行为同“黄牛党”相似。同时跑腿公司的收费要受到工商局、物价局的监管,取得相关机构的收费许可证。

  说起跑腿公司未来的发展,曾晓林认为,“跑腿这行,直白点就是个体力活。如果跑腿公司只是局限在传统领域,做一些跑腿送东西取东西的琐事杂事,就是‘硬跑腿。寻求新的发展,改变跑腿方向,做个全方位生活服务的中介,这种‘软跑腿’既省时也省力。”

  “硬跑腿”是跑“腿”,“软跑腿”要跑“脑”,曾晓林认为,只“跑腿”死路一条,若能转变思路“跑脑”,积累各方面的人脉和信息,提高跑腿的专业性、技术性,便能形成自己的优势。记者留意到,小二跑腿不仅见报率高,它的网站在跑腿行业里也是做得最好的。

  至于“跑脑计划”,曾先生举例说:“比方你看上了一款空调,把型号告诉我,剩下的就不用管了。我负责给你买,给你运,给你装,并保证这个空调比大卖场里的便宜,还能给你出具正规发票。”曾先生所说的“跑脑”,就是通过脑力劳动,给跑腿这个行业降低劳动量提高含金量,从而扩大营业范围提高经营收入。

本文由作文网猫先生体育官方栏目发布,感谢您对作文网的认可,以及对我们原创作品以及文章的青睐,非常欢迎各位朋友分享到个人站长或者朋友圈,但转载请说明文章出处“广州跑腿行业大起底 可帮忙排队购物送货